• 亲历日本成人节 少女一生最迷人的时刻(图)

    许多日本少女会提前一年为自己的成人仪式预约做头发、换和服。这一天,美容院也会通宵营业。20岁是成年的开始,也是日本参加选举、饮酒和吸烟的最低法定年龄。
  • 094型/晋级

      094级战略核潜艇,北约代号:晋级。它是中国建造的排水量最大的潜艇。中国核潜艇
  • 美国“野鸡大学”名单大曝光

    虽然有些学校有正式招生的权利,也能授予学位,但这只是有正式的法律认证形式,和教育
  • 太平洋环境组织

    pacific environment

    通过提供资金,支持个中国本土的环境组织,致力于推动中国环境保护。
  • 印度丰收节

    庞格尔节的正日子是1月14日,家家必做的一件事就是煮甜牛奶米粥。早上日出之时,泰米尔人家家户户在门...

中日韩专家为治雾霾“开药方”

2015-01-04 10:34:00 环球时报 刘扬 分享
参与

在《环球时报》组织的中日韩知名媒体环保采访团走访三国环保部门与环保科研机构的过程中,专家谈论最多的也是中国雾霾对于东北亚环境的影响。雾霾是东北亚多国需共同应对的环境公害,日本韩国也从自身治污经验中寻找适合中国的方案,希望帮助中国给治霾“把把脉”。

“史上最严“环保法剑指雾霾

中国于2014年4月通过的“史上最严”新环保法,将在2015年1月1日正式实施。中国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法规处王炜处长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承认,雾霾天气频发客观上加快了新环保法立法的进程,而新环保法很多内容就是针对治理雾霾去的。王炜举例说,新环保法建立的联防联控制度,就是希望在法律里明确规定联合防治协调机制,实现跨行政区的联合治霾。还有县级以上要建立公共环境预警机制,这也是针对雾霾天气设立的,一旦达到一定标准,将启动应急预案,比如企业停产、限产,机动车限行等。王炜表示,按日计罚、停产整治等强有力惩罚措施也适用于雾霾治理。因此,新环保法必将对治理雾霾带来非常积极的作用。

首尔特别市大气环保专家崔永树表示,雾霾可分为伦敦型和洛杉矶型。伦敦型是由于使用煤炭的工厂太多所致,而洛杉矶是由于大量汽车的尾气排放所致。他认为,中国目前的大气污染比较接近伦敦型,想在很短时间内就实现煤炭消耗量大幅降低是不可取的,只能慢慢转化能源结构。

东京都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柿沼润一介绍了减少微小颗粒物的研究成果。据介绍,一辆大型柴油车跑一公里要排出一克碳末,东京都制定强制措施让所有柴油车都安装dpf过滤装置,可使每公里的尾气排放量降为原来的1/300。统计结果显示,从2001 年到2011 年,与汽车尾气相关的pm2.5 数值下降了55%。对于这项技术是否适用于北京等中国大城市,柿沼表示,他访问北京时发现,马路上几乎闻不到油烟味道,而污染问题比较大的是北京周边地区,到底哪些污染是北京自身产生的,哪些是周边地区飘移过来的,目前很难完全搞清楚。所以将这项技术导入北京,效果如何还不好说。

治霾的关键:“执行执行执行”

对于中国如何治理雾霾,东京财团环保专家染野宪治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努力控制污染,但环保投资规模和环保官员人数不够,地方保护主义也是一个难题。他建议,由于污染较严重的河北等地经济发展水平比北京低,因此需要把北京的税收转入河北省(日本的地方交付税就是这样的),而在具体对策方面,控制柴油卡车尾气排放是重点。他建议,中石油、中石化等公司要尽快提升柴油品质,汽车公司要改良柴油车技术,国家也需通过支付补助金、低利融资、免税等措施鼓励司机更换自己的老旧卡车。

东京都环境局国际环境协力担当课长千田敏认为,他到中国环科院访问时发现,中国在这方面的研究设备都是非常先进的,北京和东京对于这一问题的认识和处理手段上没太大差别,未来就是要将计划扎扎实实执行下去。

日本川崎市环境综合研究所所长横田觉指着窗外的河流介绍称,50年前这是一条臭水河,河对面是羽田机场,另一边是工业地带,当时工厂的污染未经任何处理就排到河里了,每年涨潮时,整个道上都是黑水,粉尘浓度也很高,所以当地得矽肺病的人很多。在空气污染最严重时,一年要发布29次空气预警。横田认为,治理污染,政府的决心很重要。这种决心不能是一时的决心,而是坚持下去的决心。企业看到了政府这样的诚意,也会作出努力。而川崎治理污染的核心思想,并不是将排污企业从本地迁走,而是创造了空气质量良好与工业生产并存的范例。

多国合建雾霾研究团队

韩国环境部下属国立环境科学院李载范研究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韩领导人已就“建立中韩共同研究团队”达成共识。中韩双方于12月在韩国济州岛举行务实会议,计划明年上半年在中国建立“中韩雾霾共同研究团”。据韩国环境部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此次会议主要是相互了解雾霾现状以及未来减少雾霾的计划,之后还将讨论治理雾霾的具体方案。

相比日韩几十年的大气污染治理过程,中国治霾要用多长时间?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王庚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决定于两个问题:我们对于雾霾的认识程度,以及国家相关政策、治理资金的到位情况。他认为,大气污染问题在京津冀地区总体有所改善,但从雾霾的角度有严重的趋势,二氧化硫排放逐年减少,而氮氧化物排放则稳中有增,颗粒物排放近几年也有增长趋势。按照目前情况估计,雾霾问题完全解决可能要到2030年。但民众不应丧失信心,apec 蓝的出现证明,只要把排放降下来,雾霾是可以治理的。▲

责编:国际临时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