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学者探讨上合组织合作 聚焦地区安全新挑战

2015-04-15 13:55:00 中国新闻网 分享
参与

中新网北京4月14日电(张尼)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组织”)成立至今已走过14个年头,如何应对地区安全新挑战、加强成员国多边合作一直是重点研究议题。14日,《地区安全与上合组织合作》北京——莫斯科专家视频连线座谈会在京举行,来自中俄两国的学者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探讨。

地区安全形势变化 上合面临新挑战

近期,国际安全局势动荡不安,中东、北非、乌克兰等地区冲突不断,这也令欧亚地区的安全受到了新挑战。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谢尔盖·卢佳宁在本次会谈中表示,过去,上合组织主要是面临阿富汗地区塔利班组织的挑战,但是近期来,“伊斯兰国”组织在阿富汗的活跃度变高,这给地区安全带来新威胁。

卢佳宁还强调,由于中亚地区国家经济失衡现象明显,这令地区稳定受到威胁。另外,受乌克兰危机影响,俄罗斯与北约已经停止了几乎所有方面的合作,俄罗斯与西方关系转冷也对地区安全局面产生了影响。

“欧亚地区的恐怖势力进入了新一轮活跃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石泽评价说,“欧亚地区正在面临不同于以往的安全形势,它受到了全球金融危机、乌克兰危机及极端主义势力扩张等多重因素的冲击,同时,中亚国家内部的问题也浮上水面,特别是一些极端组织、机构在中亚地区活跃度正在变高,这些都要引起广泛关注。”

石泽还认为,由于中亚国家的经济发展都依赖能源出口,国际能源市场的变化也对这些国家产生了负面影响,经济滞后带来不稳定因素,这一点极易被恐怖势力利用。此外,恐怖势力发展呈现出“网络化”、“年轻化”特点,这些都要引起成员国的高度重视。

此外,与会的中俄专家都表示,由于近期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相继举行领导人换届选举,政权更迭与权力交接还存在不确定性,这一“节点”很可能被某些势力所利用。里海合作研究院院长谢尔盖·米赫耶夫就强调,“政权更迭带来机遇也带来危险,外部力量可能会利用这一机会威胁地区安全,这将影响到上合组织的稳定性。”

上合“扩员” 机遇与挑战并存

上合组织“扩员”问题是今年7月将举行的上合组织峰会最大看点。目前,伊朗印度巴基斯坦都在申请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早前有媒体报道称,印度和巴基斯坦有可能在今年“转正”。上合组织秘书长梅津采夫也曾表示,对于新成员的加入不会有人为的障碍存在。

卢佳宁表示,上合组织“扩员”是积极因素,这表明上合是一个公开的组织,且资源丰富,也证明上合组织在不断进行现代化,在新的领域加强自己的能力。米赫耶夫认为,“扩员”后上合组织“有很多事可做”,未来所关注的区域和合作领域应拓宽。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主任孙壮志认为,“扩员”意味着上合的影响力增加、地理范围扩大,同时未来的合作选择也增多,这些都有着积极的影响。

但他同时提醒,“扩员”也带来了新的问题,随着成员国数量增加,上合组织原本的工作机制可能要做出调整,工作语言、工作机构、秘书处的设立、人员构成,以及预算都要进行调整。此外,印巴两国的矛盾冲突有可能带入上合组织框架内,上合内部凝聚力或会受到影响。

金融合作仍然滞后

上合组织框架内的经济领域合作也是本次研讨会的重点,专家们也一致认为,经济合作仍是上合组织的一大“短板”。

“除了形式上的‘扩员’,上合组织还要提高自身的‘质量’。上合框架内的经济、金融领域合作仍有待发展”, 卢佳宁强调,有关成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的讨论已经持续多年,但至今没有进展,这将产生消极影响,同时他认为,从宏观层面看,安全问题所涉及的领域是多方面的,包括经济安全、生态安全等等,这些都是未来需关注的话题。

石泽也表示,目前上合组织内部的务实合作与执行能力尚不足。他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推行之所以没有像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那样迅速,其主要障碍在于,成员国对于这一金融平台的考量不一,还存在一些顾虑,担心冲击本国利益。

石泽强调,金融合作已经成为上合组织发展的一大滞后因素,这一问题不解决将会直接影响多边合作,但相信亚投行的成功运作,将对上合组织开发银行起到一定启示作用。

孙壮志对中新网记者表示,随着上合组织经济合作启动,包括一些重大项目的落实,成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的现实需求将越来越强烈。另外,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投行、丝路基金的成功推动,以及“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与上合组织经济合作相结合,为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成立创造条件。(完)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